七海风

吃粮专用号,日常无tag瞎马克

bayo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轰总一副被驯服完毕的样子


成功驯服一只未来世界第二·高富帅·标准精英·轰焦冻,久,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bayoo:

我在以我所剩无几的力量爱你,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心狠且毫不顾忌。

KAKYUU:

无法看到他不好,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哪怕样貌、神态、背景都已经完全不是从前了

奥伦玛利亚:

胜出本一宣


本名:《饮食男子》

CP:爆豪胜己 × 绿谷出久(MHA)

作者:奥伦玛利亚

插图:C_PIG(2p彩页,4p黑白)

特典:北原

封设:We are stupid but strong

排版:奶盐芝士

校对:蔓越莓牛轧糖

尺寸:A5

字数:8W↑↓

页数:160P↑↓

定价:40

收录篇目传送门:《饮食男子》 《你一生的故事》

                           《遇见百分之百的天使》

                 《老不正经武侠小说》(本内全篇)


预售截止时从微博本宣转发中抽三名胜出er送特典本儿

①预售:前50名预购的朋友赠特典明信片→特典预览

预售时间:11.5(周日)晚8:30—12.5 24:00

预售地址!!

发货时间(预计):12月初


②场贩:12.9—12.10 CP21

          于绯澈神宸太太摊位寄售 同摊还有閵灰太太和はつき太太的本,届时也欢迎顺走小透明我的本!

       (摊位还没公布 出来以后就加上去)


……几百年了!它终于出本宣了!作者老泪纵横啊!

作者还没好好搞宣图!

本子后面准备了有点长的后记,基本是自己的碎碎念,在那里已经感谢过了,这里要再次感谢一下一直关注、支持我的人,我是从来没出过本的,也从未想过能够出本,所以这是第一次出同人本,也许以后还会有第二次,希望到时,它仍然是献给胜出这对CP的。

废话说到这里,Love y'all!!!




也悄悄感谢玲子对装逼用英文译名的专业支持!


【轰出】开端

遊坊:

>44话衍生






  鞋带掉了。


  绿谷尴尬地意识到这件事,苦恼的踢了踢腿,两条绳子在空中晃动,累赘又无精打采。他现在可不是随便就能弯下腰将带子绑起来的情况,双手被绷带牢牢缠住,右手还萎靡不振的挂着,左脚得先做预备才能蹲下。


  苦恼啊。一边堤防自己别踩到鞋带,一边堤防他人别踩到自己。




  雄英运动会闭幕,会场盛大的气息还未散去,学生们就被匆匆催回教室了。男女分头到指定休息室去更衣,大部分的人体育服一脱制服一披就俐落解决。


  而绿谷面临了比鞋带更大的困境。


  别说换上制服,就连脱下这身已是乱七八糟的体育服都困难重重。他不是个起眼的人,通常也不为此烦恼,但看着附近骤减的同学人数,绿谷的汗无奈的滴到了地上。


  该怎么办呢。他无力地想,先尝试动动左手吧——无果。


  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如此稀松平常的事也得有人帮忙。他钝钝的又对自己感到沮丧,更多一分的是失望,然后随着无力感而来的决心。


  但眼下的事仍尚未解决。




  "……应该早点鼓起勇气求助的。"绿谷在空无一人的更衣室喃喃自语,像落单的孩子般左顾右盼。"这样走出去找人帮忙,好像太蠢了点,但除了这个之外没有办法了……为什么不早一点觉悟呢……"


  而且要找哪位同学他也心里没底,关係最好的丽日同学……绝对是不行的吧,就算她乐意,自己也会十足十的不好意思。




  心不在焉的往门边移动,在思想激烈的斗争之时门被扳开了。绿谷吓了一跳,是有人忘了东西吗?太好了,这样就只需要在此向对方求救,不用到教室打扰大家……


  "绿谷。"来人目标明确的向他打招呼。


  "诶、"绿谷噎了一声,"轰同学?!"


  轰先是带上了门,神色波澜不惊。"没见你出来,想着是不是不方便,绕回来看看。"


  "不好意思……"绿谷下意思的想道歉,紧张的低下头就瞥见了散开的鞋带,这才想到他现下的窘境。"呃、轰同学,可以麻烦你帮忙吗?"


  "嗯。"大家都换完出去了,馀下的那套雄英制服孤零零的等着主人,轰一下就找到了它。"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绿谷眼泪都快滴下来了。"谢谢……"他感动的说。


  "没事。"轰绕到了绿谷后方,剥下他拢在肩上的体育服上衣,随意叠在一旁的长桌上。"毕竟是跟我战斗时留下的伤。"


  "嗯……"绿谷讪讪的移开视线。


  轰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不是他想要的对话,随后补充:"我一直想着你的事情跟你说的话,就擅自过来了。"他卸掉绿谷身上的手挂软垫,动作很轻,取了衬衫给他穿上。


  平凡的动作却无法普通的运作,绿谷没馀暇思考轰说的话,表情紧绷的让衣服覆在身上。轰扣扣子的手不疾不徐,上衣穿得比想像中顺利,制服外套也不花时间。


  绿谷觉得这么大了让别人帮忙换衣服是挺害羞的,但看着面无表情给他的手挂绑带的轰,又觉得对方一点也不在意,那就这样豁出去了。




  "平结吗?"


  "咦?"被突然的叫唤吓到,绿谷眨了眨眼。


  轰提起手中的红色领带示意。


  "啊、呃,都可以。"绿谷对领带没研究,慌乱的点点头。


  大概是注意到了对方的紧张,轰缓了缓脸色,捏着领带伸手在他脖颈处绕圈。动作柔和又顺畅,不马虎不急躁,面对面贴得近了,绿谷大气不敢出一声。


  他的确是有些事,想问问轰同学。


  为什么决赛时不使用左边的力量呢?


  绿谷默默地想,觑见眼前一双深浅颜色相异的眼睛,他好像多少懂了,这个问题好像也不是这么重要了。




  "好了。"轰松开手说。


  "啊、谢谢。"绿谷低头瞧了瞧,忍不住红了脸。"咦……"


  轰明白他的侷促,语气淡然:"你平常都是打这种造型的吧,我不确定,应该是这样。"他顿了顿,"不对的话就重来吧。"


  绿谷对胸前平稳傻气的领带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感觉,他自己打领带的方法很笨拙,轰同学居然试着绑个如出一辙的在他身上……虽然还是比他自己结的好看得多。


  "没关係的,谢谢你。"绿谷嘿嘿的笑了两声。他没想到轰会顾虑到他的感受。


  他俩说不上关係多好,主要是因为这场体育祭意外让两人的互动攀升不少,气氛变得不同以往。绿谷并不反感这种改变,在USJ时他就隐约觉得轰是个很厉害的人,有些冷酷,又聪明睿智,事理分明。他也还没自大到能对对方的家庭状况评头论足,所以……


  "欸?"在脑子思绪蜂拥的当下,绿谷被下身一阵清凉唤回了现实。


  "裤子。"轰说,"慢慢来。"他托了托对方缠着绷带的左腿,专注而小心地套上了制服裤。绿谷几近是当机的瞠着眼睛,他直愣愣的看着轰给他系上皮带,然后完成换装。


  上衣结束后换裤子,这不是理所当然吗,他在冲击什么……但给一个方打完架的同班同学无微不至到这个地步,果然还是……太奇怪了。


  "好了。"轰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上下扫了绿谷两眼,语气挺满意的。


  "啊嗯,谢谢。"绿谷紧张的说。


  "……"轰沉默了一会,抿了抿嘴才说:"走吧,相泽老师应该到教室了。"转过身示意离开,绿谷应声跟了上去,结果才踏出第一步就像在嘲笑他有多么不长进。


  "哇啊!"


  该死,他都忘了注意鞋带——




  本以为会跟地板猛然一个亲密接触,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到来,一只手臂绕过绿谷的腹部稳稳勾住下坠的重量。他缓了好大一下才惊魂未定地眨着眼抬起头。


  "没事吧?"轰半抱着他,背对室内日光灯,白色及红色的头发逆光闪烁。


  绿谷深深吸了口气半天吐不出来,他支支吾吾地道了声谢。


  "小心点。"轰将他扶站起来,手还按在对方腰上,检查外伤有没有受到影响,看来是没有大碍。他低头注意到了罪魁祸首,绿谷踩着一双大红鞋子,右脚的鞋带顽皮地散在地上,像个心怀不轨的陷阱。


  轰矮下身去捉起那两条绳子开始绕结。


  "诶等等、这个就……轰同学……不用……"绿谷看着对方单膝下跪在自己面前,紧张得一句话丢三落四。


  "别动。"轰应声,鞋带两三下就绑好了,他俐落的站起身来。"别摔倒了。"他看着绿谷胀红着一张脸,表情不知道是窘促还是害臊,结巴半天说不好一句话。轰没来由的想发笑,又觉得不合时宜。




  绿谷是个有趣又奇怪的人。


  他是明白了为什么欧尔麦特那么在意这个人,唯有接触过才能领悟的那种特质,不可思议的吸引人。在与绿谷的对战结束之后,轰想了很多,前前后后方方面面。那些他未曾去思考的、试着思考又突破不了的、突破不了却又无法放下的——


  从这里开始,会有所不同,将会有所改变。


  他是如此深信的。




  "嗯呃、回去吧。"绿谷乾笑说。


  "回去吧。"轰重复了他的话,伸手打开休息室的门,无声的关上灯。






  1-A的教室不远不近,得经过几个拐角。在必经的长廊之外,闭幕烟花响个不停,媒体沸腾热闹,以及职业英雄前来致词。


  轰走在绿谷斜后方,配合他的步伐。走廊上空荡荡没有其他人,跫音乾巴巴的迴响。就在绿谷想製造点什么话题时,轰先开口了。


  "我会去见母亲的。"


  绿谷侧过脸看他,轰三两步走到了他身旁。


  "轰同学……"


  "无论是好是坏、正确与否,我得弄明白。"轰觑着前方的转角处说。


  "为了继续前进,我……"


  "你可以的。"绿谷带着微笑说,轰别过头对上他的视线。


  他想,这个人全身上下伤得彻底,狼狈不堪,此刻的笑容所带来的力量又是无比强大。那股饱满的温暖,看在眼底积于心上,轰紧了紧脸色,没说话。


  "别放弃,加油啊!"绿谷卯足了劲鼓励他,后知后觉的观察到轰陷入沉默,这才慌张地喃喃自语起来:"啊呃这样或许太自以为是了,但是轰同学如果能找到出口、一定会有所收穫……我是这么想的……"


  "绿谷。"轰唤了一声打断他的滔滔不绝。"谢谢你。"


  "……!"绿谷眨了眨眼,迎上轰带着笑意的眼神,那张脸的神情缓和了许多,不再是初次见面的冷峻。他带着浅浅的笑向自己道谢,为了此刻也为了未来。


  绿谷觉得心情同时被感染了,他瘪着嘴有点想哭,但再怎么说要哭也轮不到他,硬是忍了下来。已经快到A班的教室了,绿谷想,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的话,他会跟欧尔麦特一样给轰一个支持的拥抱。


  "加油。"不过现下他也只能这么说,然后又重复了一次。"加油!"


  轰停下脚步,欲言又止,最后化为一声不知是允诺还是感慨的嗯。绿谷也随他伫足,正用小小的脑袋思考还有什么能好好打气又不自大的话,此时轰伸出手来将他抱了满怀。


  "轰、轰同学……?"绿谷一时间不知所措,刚刚的念头居然实现了,他温吞的想。轰抱他的力道不大,仅仅是圈在手臂里头,避开所有跟包扎部位有可能的碰撞。轰没说话,将头轻靠在绿谷的肩窝,近似一个大孩子的撒娇。




  除了那适合作为英雄的性格外,轰想,绿谷身上果然有别的特质让他留恋不已。听来矫情,但——的确是击碎了长年的冰牢,带来春天的气息。


  即使他现在说不出口。


  无所谓,来日方长。




fin






断断续续的总算写完了


一点私心加上自己的理解XD




轰出增加吧....\>Q</



吾名:

电气的傻瓜动图2333


求教LOFTER怎么传动图QAQ

トイレペーパー:

只希望他们好,

恋爱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瞎涂,没有细节(爆哭

毛利波特桑:

最近天冷了 速涂儿童画混更

大家要注意保暖呀!!!!!!(已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