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风

吃粮专用号,日常无tag瞎马克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拉斯维加司:

有人说写文都是为了自己好玩,其实我还真没那么心大……很多时候我的写作热情来源于大家给我的鼓励……哪怕是一个小红心也好……有评论的时候我会反反复复看好多次,心里真的好开心……
对cp的热爱可能止于内心的脑洞,但感谢读者太太给我的支持让我将这些脑洞写成了文章。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屿:

屯点自家小姐姐的设定……安姐在我心里应该比雷姐胸大[强调[r
这也是打架的好起点啊![停

hhhhhhhhhhhhhhh

举头三尺无地心:

凹凸 25


安哥闷声发大财,教你轻松上位



我画的安哥总有一种很欠的气质,大概是怕他太帅招人妒忌

关于某些全职同人文的十八条不知所云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没错,宝宝以前也是这么写文的,所以我现在要好好的反省。
黑遍全联盟预售地址
叶蓝三页书预售地址





1
我想知道霸图队友一天到底要带多少个钱包,钱包里到底有没有钱,老韩拿了钱包到底会不会把钱包还给别人。


2
我想知道环境对人的性取向到底有没有影响,比如周围都是男生的某某战队,周围都是帅气的男生的某某战队,周围都是基佬的剩下来的所有战队。


3
我想知道蓝雨的食堂是不是只有白斩鸡,秋葵,白斩鸡和秋葵,白斩鸡和秋葵都没有这四种菜色选项。


4
我想知道最后叶修到底是死于精尽人亡还是死于被精尽人亡还是死于肺癌。


5
我想知道六个核桃到底给了孙翔多少代言费。


6
我想听黄少天念“嗃嗄嗅呛啬嗈嗉唝嗋嗌嗍吗嗏嗐嗑嗒嗓嗕嗖嗗嗘嗙呜嗛嗜嗝嗞嗟嗠嗡嗢嗧嗨唢嗪嗫嗬嗭嗮嗰嗱嗲嗳嗴嗵哔嗷嗸嗹嗺嗻嗼嗽嗾嗿嘀嘁嘂嘃嘄嘅嘅嘇嘈嘉嘊嘋嘌喽嘎嘏嘐嘑嘒夃夅夆夈変夊夌夎夐夑夒夓夔夗夘夛夝夞夡夣夤夥夦婳婵婷婸婹婺婻婼婽婾婿媀媁媂媄媃媅媪媈媉媊媋媌媍媎媏媐媑嵻嵼嵽嵾嵿嶀嵝嶂嶃崭嶅嶆岖嶈嶉嶊嶋嶌嶍嶎嶏嶐嶑嶒嶓嵚嶕嶖嶘嶙嶚嶛嶜嶝嶞嶟峤嶡峣嶣嶤嶥嶦峄峃嶩嶪嶫嶬嶭”,中间不让喘气的那种。


7
我觉得周泽楷如果和喻文州合体就可以变成真正的树懒。


8
我觉得如此倒霉的张佳乐上辈子一定是汤姆猫,他能有惊无险的活到这么大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


9
对不起我仔细一想后觉得冯主席能有惊无险的活到这么老才是生命的奇迹。


10
我觉得江周啪啪啪时场景大概是这样的。
江:“泽楷,舒服吗?”
周:“……”
江:“泽楷说啊,嗯……舒,舒服……快一点,啊,要去了,啊♂”
江:“嗯,我也要去了,一起,泽楷……”


11
我觉得义斩的交流大概是这样的。 
顾夕夜:我有钱。 
文客北:我有钱。 
钟叶离:我有钱。 
邹云海:我有钱。
楼冠宁:我有钱。
孙哲平:我有钱。
张佳乐:啧啧啧。
义斩全体:张佳乐怎么来了?
张佳乐:我老公有钱。


12
我觉得全职最大的宿敌不是霸图和嘉世,也不是微草和蓝雨,而是霸图和微草——没错我就想知道张新杰和王杰希相遇到底是张新杰戳瞎了王杰希还是实在忍不了后自戳双目。


13
我想听王杰希左手牵着高英杰右手牵着乔一帆然后唱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呸,唱爸爸去哪儿。


14
我想看张佳乐,江波涛,周泽楷,黄少天去演盗墓笔记。张佳乐演解雨臣,江波涛演吴邪,黄少天演张起灵,周泽楷演血尸。


15
仔细一想让黄少天,周泽楷,莫凡去演诸葛亮舌战群儒也不错。周泽楷和莫凡轮流演诸葛亮,黄少天演被舌战的群儒。
对了,是舌战不是舌♂战。


16
我说我想看云秀沐橙小戴叶离她们写的全职BG本,她们无奈的摊手表示对着一群基佬她们直不起来。唐柔倒是认真的想了想,不过最后她说她觉得她大概只能写出唐杜的GB。


17
张佳乐为何娇羞如少女,许博远到底是不是家务万能保姆,吴羽策究竟是男是女,于锋化名于峰又是为了什么,李轩李迅李华李远李艺博李连杰之间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一切OOC的背后究竟只是作者的手癌还是对角色缺乏最起码的研究和尊重,敬请期待《就算你期待我也不会写的全职人物一百问》。


18
我想知道苏沐秋存在的意义是不是只有被写死。
为什么苏沐秋只能活在叶修的荣耀里,苏沐橙心里苦。

【全职】[喻黄] 暗涌(1)

日落大道:



Chapter 1 漩涡(01)


 


喻文州拿着教案从教室里走出来,步子刚刚跨过门口,走廊的学生潮如同难以抵挡的巨浪一路流向西边的楼梯口,将他又重新挤了回来。


“这是做什么?”喻文州推了推眼镜,问站在他身边同样等着去吃饭的卢瀚文。


铃声刚刚响起,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而这完全不是吃晚饭的架势,喻文州根本不相信每次连米饭都蒸不熟的食堂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一整层教室的学生倾巢而出,架势堪比钱塘江大潮。


“哦~”卢瀚文吹了个调子欢快的口哨,“老师你不知道吗?黄少开演唱会呀!”


“黄少?”喻文州皱眉。


“就是黄少天。”卢瀚文踮着脚向外看,“可惜我没抢到票!哎,这几天学校里到处都是大海报,巨幅的那种,老师你没注意到吗?他抱着把吉他的那张,嘿嘿嘿,rock you~”


喻文州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这几天课题很忙,确实是没怎么仔细留意校园里的海报,大学里的海报五颜六色乱七八糟几乎天天更新,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兴趣留意。


黄少天。这三个字倒好似有点印象,课间休息的时候,时常听同学们小声讨论,这个人大概是个小众歌手,是L大毕业的,经常会学校来搞搞联动演唱会。


学生潮终于走得差不多了,卢瀚文蹦跳着下楼,剩下喻文州一个人在后面慢慢走,他走到转角处就听见底下的学生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喊的正是“黄少天!黄少天!”。


原来还没完。喻文州心想,这些学生还真是……可爱又有趣。


教室外的樱花瓣飘飘荡荡在空中浮沉,慵懒的不知名小虫发出夏日的第一声鸣叫,渐暗的天边烧起了一朵火红的云彩,将整幅画面定格在一个天地间明暗交叉的瞬间,在这样的背景下,喻文州腋下夹着教案,微微侧过头,眉梢眼角染上一抹温柔的笑意。


咔嚓。


黄少天收起相机,舔了舔嘴角,满意地扬起眉毛,然后奋力挣扎,在混乱的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跑远了。


唱多了摇滚,偶尔也是要唱情歌的。


黄少天长得不赖,再挑剔的人也会称赞他一句英俊,他这一挂阳光灿烂的面相十分符合校草的人设,又有会吉他会唱歌的加成,那就八九不离十可以成为一个学校的神话了,在L大,娱乐圈的明星都没有黄少天受追捧。


当阳光俊秀的摇滚青年放下吉他拿起麦克风唱起了情歌,男生可能会表达一下不high不舒服的郁闷,而女生们的尖叫则可以淹没所有的情绪,让整个演唱会的现场只剩下“他为什么那么帅”的呐喊。


你看啊,他在占领我的灵魂。


就是台上的那个人。


天色完全暗下来,剩下孤独的灯光笼罩出一小片的天地,几只小虫环绕飞翔,不顾一切地奔向炽热的灯光。初夏的青草香带着别样的诱惑力,如同是让人流连忘返的迷迭香,在情歌的催动下轻而易举地就点亮了黑暗中的灯塔,精准得如同数学的严密计算。


最后一首歌由独唱变成了大合唱,不算大的场地,几百人而已,然而校园仿佛是一个有魔力的地点,它可以放大一切的美好与单纯,千百倍地投射到每一个角落。


喻文州在校园里散步,“不幸”被命中了。


他站得很远很远,黄少天与他的距离,步行过来要五分钟,骑自行车要两分钟,飞奔而来的话要一分十三秒,光速则只需要千万分之一秒中的一瞬,高台上有小情侣对坐说着悄悄话,喻文州一个人坐在大理石的座位上乘凉,黄少天就在那样的距离之外唱歌,声音飘飘荡荡,有点失真,但是却很好听。


唱的好像是粤语,喻文州很少听流行歌,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懂歌词,这下子连百度求证都不得,实在是让人抓心挠肝,数学这门学科讲究的是精准无误,多半学数学的人都有点强迫症,而喻文州这个数学系的讲师更是快要病入膏肓了。


这到底是什么歌?喻文州站起身来,向黄少天的方向走过去,也许距离近点就可以挺清楚了。


然而歌已经唱到了结尾,喻文州只听懂了两个字“爱你”,然后乐队停止了演奏,唱歌的人也不再发声了,继而是震得喻文州耳膜颤抖的尖叫声,压倒性地淹没了最后一声吉他的弦音。


脚步停下,然后反方向地走,走出去几步之后喻文州又忍不住停下,掏出手机打开了百度。


“结尾两个字是爱你的歌是什么?”


百度知道倒是有人问了这个问题,然而点进去之后答案实在是差出一个太平洋来,没有一个是正确答案。


“同学,刚才唱的是什么歌?”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喻文州如果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大概今夜就要无法入睡了,他站在拥挤的人潮外蹉跎了很久,直到人群散去,时针指向十一点半,整个场地就只剩下在整理乐队器材的几个人在装东西,保洁阿姨过来打扫卫生,他才走了过来。


“你好,我想问一下——”


“嗯?问什么?”弯着腰在试图把地上的电线收拢好的一个年轻人抬起头来,扬起一张满是汗水的脸。


他的声音很欢快,尾音上扬,很有辨识度,而喻文州则一向耳力很好,听过的声音,再次听见都会有印象,而且绝对不会听错。


“我想问一下,刚才最后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喻文州说。


灯光大部分都关掉了,只剩下照明灯还开着,年轻人眉毛一动一动的,很好玩,他哈哈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喻文州的话,反而是问了另一句。


“喻老师,你站在外面看了好一会儿了吧?”


喻文州一怔,然后点点头。


“你就是等着问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对。”


年轻人吐了吐舌头:“那我不告诉你怎么办?”


喻文州很年轻,博士毕业到现在才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在教师里绝对是年轻一辈的,很多老教师都把他和学生划等号,他现在在教大一的数学分析,班上的很多同学也都很喜欢和他开玩笑,但是都没有像他这样直接而让人无语的。


“黄同学,”喻文州说,“我本科也是这里毕业的,按理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学长。”


“学长好。”黄少天从善如流,嘴巴甜得像是抹了蜜糖。


“那首歌叫什么名字?”喻文州又问了一遍,意思是我是你的学长,你也知道我是老师,就不要再开玩笑了。


“你百度一下歌词不就知道了吗?”黄少天蹲在地上,仰着头,撇了撇嘴角。


喻文州心想如果能听得清歌词又百度得到,鬼才会站在这里和你打嘴仗。


“那我再唱一遍,你再听一下。”黄少天这样说着,干脆盘腿坐在了地上,回身把吉他抓过来拍了两下,想了想拨弄了起来。


他是直接开始唱的副歌部分,没了别的乐器陪衬的吉他声虽然显得孤零零的,但是却让黄少天的歌声越众而出,毫无遮拦,毫无预兆。


像是在演绎一场设计好的相遇,然而这世界上所有刻意的精巧或许都不及随意两字,彩排了千百次可能都没有这样的画面来的美好。


“我虔诚爱你


以灵魂骚动你


骚动到有乐器处处响起


我全神看你


以灵魂来抖气


感觉多骚灵


以无边温柔吻你


为你舞台提起


为你钢琴弹起


以灵歌欢呼爱你”


“这首歌叫骚灵情歌。”黄少天随意地拨弄着吉他的琴弦,抿着嘴看向喻文州,像是一只等待着主人夸奖的猫。


“很好听。”喻文州回过神来,点点头。


“当然很好听,曲子——”


“我是说你唱得很好听。”喻文州补充道。


“这样啊?”黄少天乐了,“那你比看起来要识货嘛!”


我看起来很不识货吗?喻文州小小的腹诽了一下,非常非常小。


而黄少天被人夸奖之后完全不会想要谢谢只会觉得理所当然,也是自恋到一定程度了。喻文州这样想着,意欲转身离开,既然歌名也问到了,时间也不早了,从这里回宿舍也还有一段距离。


“哎等等,等等啊!”黄少天把吉他放在一边,喊了一嗓子,“喻老师!”


喻文州回过头,这才想起来纳闷,黄少天一见到他就知道他姓什么。


“嗯?”


“嘿嘿,你不问问我吗?”黄少天挠挠头。


“问你什么?”


“我为什么知道你姓喻,你不问问吗?”


“有什么了不得的原因?”


“我有个小表弟,叫卢瀚文。”黄少天说。


哦,原来如此。喻文州这样想着,觉得很正常,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卢瀚文今天的口气卖安利卖得如此娴熟,原来也是影帝,来学什么数学,怎么不去当影帝。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是因为卢瀚文吗?”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豁然开朗的表情笑得很开怀。


“难道不是吗?”喻文州皱眉。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继续咧着嘴乐,“对啊,就是因为卢瀚文啊!”


喻文州沉默了半晌,转身就走。


月黑风高,学校这种恐怖片高发地段,遇到个神经病什么的可能性还真是很高,眼前这个人就是个神经病,不折不扣的,你和他完全没法沟通,笑话很冷,玩笑很幼稚,简直就是幼稚园大班的水平,而且在幼稚园大班也是要被嘲笑的。


“喻老师,留个电话号码吧!呃,互相留一下吧!”黄少天追上来,酝酿了半天,也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句。


校草同学平日里只会被人家塞电话号码,还是第一次问别人要电话号码,经验不足。他本来还想夸奖一下喻文州音乐水平很高,然后全都被这个干脆的“好”字给堵了回去。


“好。”


喻文州倒是答应得快,两个人都掏出了手机来记录,黄少天记下了电话号码,然后突然拿自己的手机碰了一下喻文州的手机。


“手机对对碰?”


喻文州冷静地看着他:“你日剧看多了。”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


记好了电话号码之后两个人挥手再见,时间确实不早了,时针快要偏向12点,喻文州明天早上还要上课,课才备了一半,今天可能要熬夜到稍微晚一点了。


夜色浓郁得像是一团透不进光的迷雾,将他的身影一点点包裹起来,由微小的光亮直到更深更远的漆黑,也只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有了地转偏向力,就有了漩涡。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轻轻歪头,眼神茫然而深沉,我们之间大概不是这样,而是有了你,就有了漩涡。


“喂?是我。照片有了,人也见到了。”


“加油。”


“我知道了。”




TBC







游千:

简单概括


短篇就是写星星和月亮,要写出星星就是星星,月亮就是月亮,不要写成两个太阳


长篇就是不仅要写星星和月亮,还要写星星从不发光的星星变成发光的星星、月亮从尖月亮变成圆月亮的过程,并让他们共同出现在同一片夜空中


……但是请不要写成月亮的牛逼一生🌚

念念不忘——评《地藏像》

南离落:

这篇文是给鸢尾太太 @鸢尾灯 的《地藏像》的长评,包括完全剧透和原文文段摘抄,强烈建议没有阅读完原文的话请不要看以下内容。这里是一些冒昧的个人方面的理解,感谢阅读,另外,赞美太太!


———————————————————————————— 


 








 


准备好了吗?


 


 


 


 


 


 ——————————————————————————




看完这篇文之后,我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命运”。《地藏像》更像是一个前传,比起来文中酒茨的互动,更吸引我的是对身为“神子”被规则束缚的小酒吞和身为“鬼子”被抛弃却从不放弃挣扎的小茨木的角色淋漓尽致的塑造。


以下剧透


酒吞受晴明调查茨木县时间流动异常的情况,茨木也跟着去了。两人因为地藏像的能力分别进入到了对方还没化鬼的童年时期发生了一系列故事,最后一起击破地藏像的结界回到现世。


原文采用了双线手法来发展剧情,其中大酒吞小茨木的互动是暖色调,而小酒吞大茨木是冷色调的——这大概和这条时间线上发生的故事有关——这条线也是着墨较多,人物刻画最精彩的一条,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条。


因为原文分为了两条线,所以接下来我会按照酒吞线(大酒吞小茨木)和茨木线(小酒吞大茨木)分开写一下一些对角色的理解。


酒吞线中的酒吞童子在小茨木前褪去的鬼王的戾气,更多的像邻家大哥一样陪着小茨木玩闹,给予受尽遗弃的小茨木难得的温暖。





处理云豹的时候酒吞还是留了个心盯着小孩儿。不过他确实没有再逃了,抿着嘴低着头,全身僵硬的像块木头似的站在一边,丝毫不动。酒吞生了火,将处理好的云豹腿肉烤熟了,递到小孩儿面前:“吃。”


小孩儿这才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子盯着酒吞,也不说话。


酒吞难得耐心,抓住小孩儿手将肉塞他手里:“怎么这么傻?给你让你吃啊。味道好不好是另一回事,熟的总比生的强——怎么,该不会是没吃过烧熟的肉吧?”


小孩儿看了会酒吞,还是不说话,过了会才低头啃起肉来。起先还咬的斯斯文文小心翼翼,后来大概是尝到肉味又饿狠了,埋头认真的大口吞起来。






小怪物发了高烧。酒吞把他从积水的棚屋里扒拉出来抱在怀里,他浑身烫的厉害,酒吞抱着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抱着一块烧着的炭。雨还在下。噼里啪啦冰冷且密集,小孩儿昏迷着,被烧到神志都不太清晰,脸庞靠在酒吞裸露在外的胸膛上,连带而来的温度将鬼都烫到难以忍受。


酒吞裹紧了他,开始奔跑——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么快的速度。有一瞬间他是想随便找家民居,有人类会喜欢的柔软被褥和可供燃烧的柴火的民居,这个村落可供选择的目标很多;不过这同时代表着酒吞要杀人。杀人不是什么复杂的活计,但酒吞脑袋里突然闪过了小孩儿站在山坡上,看向人类村落的眼神。








在微弱的光下,窗外的雨就像是挂着银色色泽被织的密不透风的蛛丝。再远处就完全是黑暗了。酒吞心不在焉的囫囵了半壶酒,酒味道淡的乏味,难喝的让人心烦意乱。他最后干脆扔了酒盏,冲回漆黑的大雨中。





人类时期的茨木脆弱而孤独,身为“鬼子”,被命运判决从此与人类无关,却渴望能被普通的人类所接受,能够获得来自他们的爱。但人类是排异的,更何况是对他们无比危险的鬼,这个愿望本来。就不可能实现。酒吞也注意到了小茨木的渴望,但他比茨木更明白人和鬼的区别,大概也更会心疼这个被深深伤害却依然眷恋着人世,明明如此无力与命运反抗的小怪物吧。





酒吞想起茨木来。


他总是很快的回想起他的茨木童子。往常许多未曾在意的细节重新从水底浮了起来。比如现在,他记起茨木确实不怎么在意伤痛和创口。他断过一只手,也只是面色如常,甚至还比谁都快的接受了独臂的事实。酒吞往常也不觉得茨木这个特质有多么令人惊异,他对组成茨木的每一部分都习以为常,哪怕它们看上去再如何耸人听闻。他们毕竟是鬼——但是现在看来,恐怕茨木是在这个时候就已经习惯创伤,就宛若各色各样的伤口天生就是他的一部分。





在酒吞面前的茨木掩藏着自己所有的伤痛,或者说掩藏自己的伤痛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没有抱怨,没有控诉,就这样默默舔舐自己的伤口,吞下自己所有的痛苦并且将它们全部吸收,茨木就是这样隐忍着成长起来的。





“我不要。”小孩说道。他身上那种犟的厉害的固执特质又出现了。他见酒吞没回话,大着胆子补充了一句,“我不做鬼。他们喊我鬼子……谁都觉得我应该是一只鬼,我偏不。我都活到现在了,我凭什么做不成一个人?”





“我凭什么做不成一个人?”凭什么放弃?凭什么他生来就必须当鬼?忍受着所有的苦难只是为了那一个渺茫的做人的希望,茨木身上这样的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劲让他努力对抗着命运的重压。





这是一场长跑。没有战利品,没有意义,永无止境的漫长奔跑。他龇开獠牙,和指指点点的人们为敌,和自己的欲望为敌,和注定的命运为敌。这当然是一场历时弥久的战斗了,每一时每一刻他都在战斗着,说出“我不想做鬼”,撕裂心扉的呐喊出“我想当人”——当人有什么好?什么好处都没有。战斗有什么好?什么好处都没有。他倔的很,他不倔他就不是茨木童子了。当初他追在酒吞身后一声声喊挚友,酒吞对他横眉竖目置之不理冷嘲热讽,跟在酒吞身边有什么好处?什么也没有。


但是他天生就是好战的茨木童子啊。





这一段将茨木的倔强这一点点明了。不倔,他就不会努力地身为“鬼子”而活着,不会成为大鬼,不会一直黏着酒吞。这个倔强不是为了结果的倔强,而是茨木本身的特质,是他生活的惯性,是他认准了某个信念就死死攥着的那只手。



酒吞哑然。他确实没地方能带小孩儿回去。大江山在这个时候怕只还是一处无人管理的魑魅魍魉肆虐之地。他最多能在离开之前对小怪物好一点,再好一点,庇护他周全;可这世界之大,也没办法给他一处真正的庇护之地。


小怪物读懂了他短暂的沉默。


 


“没问题的。”小孩儿伸手,拿手腕轻轻碰了碰酒吞的脸,“你想让我化鬼,是不是怕我打不过别人。”


酒吞说:“行了,知道你凶,妖怪都打得过。本大爷为你忧心的事可多着呢。”





酒吞也担心着这个如此弱小,不堪一击的茨木。他虽然是鬼王,却对时间无能为力。



那逐渐泛起浅金色的瞳眸怔忪的盯着酒吞,视线专注认真,于酒吞而言,就像是被满天空的星子给齐整的笼住,有着金色眼瞳的猎豹柔软的腹部紧贴他,舔舐他的掌心。



单纯而执着,脆弱又倔强,让人有保护欲的小茨木。(舔掌心太戳了!!)



酒吞出了一回神,随后他别过脸去。“别太高兴了。”他说,“你肯定会遇见本大爷的,本大爷就在老远的地方等着你呢。但这并不一定是好事,没准你压根没遇见我才是最好的。我会对你不闻不问甚至恶语相向。我不怎么会理你。你会花费大量的、没有意义的时间在本大爷身上。你会像个蠢货一样追在我身后——”




小怪物打断了他:“但是我会找到你。”他伸手拽住酒吞的手,“你是很厉害的妖怪。哪里都很厉害。所以我一定会找到你。”





酒吞在这个时候被打动了。就算是时间将他们分开,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也一定会重逢,以茨木从一开始就追寻着酒吞那样的重逢。酒吞对茨木太重要了,他是他的目标,他的信仰,他的全心全意。茨木看着他,他是周身散发着光辉的。



火光在黑暗中圈出一块地界,男人的影子从黑暗中无声的游来,攀上阶梯,向城楼内更深的黑暗溯行而去。没有风,但那盏灯笼却晃了晃,硬生生的转了半个圈,风吹雨打磨损的黯淡破烂的红色表皮上骤然多出两个明黄色的眼睛来,诡谲的眼睛无声的盯着浪人的背影。这男人从哪里看都像是个纯粹的浪人,穿着草鞋,头发随便束着,挎着刀,挂着酒葫芦,衣襟破旧,露出大半精壮的胸膛来;他神情懒散,姿态也是所有浪人通有的傲慢和目空一切。唯一一点不同的,就是男人身后背着一个睡着的小孩子。小孩将头埋在男人的脖颈上,双手紧紧的揪着男人的衣襟;就这么一点点的不同之处,却将浪人变的尤其不同了。



浪人的不羁和背着小孩的温情两个矛盾点在酒吞身上碰撞,越发将两个特点衬托出来。尽力包容和照顾小茨木的酒吞让人心头一暖。

《地藏像》中的小茨木,懵懂而天真,倔强地承受命运的不公,用拼命活着来反抗。酒吞线中的酒吞仍然狂傲,但在茨木面前的酒吞是温和的,知道自己终究不属于这个时代,给了他没能给大茨木的,最大的庇护和温暖,让小茨木能在残酷的世间得以喘息——这是茨木的酒吞。


另外还有两段我特别喜欢的互动和描写



酒吞将盘往小孩方向推了推,小孩一手抓着筷子,另一手就想伸手取食;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左顾右盼的看其他人怎样吃。他看了一会儿,慢慢在学,一手拿一只并在一起,像是在使双手剑,并着手去夹,鱼肉片被他挑起一点,又啪的掉下去。小孩动作僵住,小心翼翼抬眼看酒吞;酒吞没看他,正低头喝酒。小孩松一口气,又试着单手用,指头和竹筷子如同在打架,开合就够难控制了,更别提还要加上切的细薄的鱼肉。鱼肉夹不起来,小孩就试着夹猪肉,他用的艰难,废了五牛二虎之力,边紧紧的盯着被夹起来的那一块肉,鼻尖都渗出些细密的汗珠,结果到了中途,筷子一抖,肉还是掉了下来,落在桌子上,像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吓的小孩肩膀都颤了起来。他伸手抓住肉块就想销毁罪证,结果正好看到酒吞放了酒盏,两个人的视线对上,小孩抓着肉也不是,丢掉也不是,只低了头,没动静了。





这段描写真是……太棒了,把小茨木写的活灵活现,好像就真有个小孩在你面前费尽心思捣鼓筷子和肉,你忍不住上去捉弄他,看着他有些泄气的样子感觉好笑。





小怪物懵懵懂懂,可能别的也听不太懂,光听懂酒吞是在笑他不能喝酒。他站起来就跃跃欲试的要抢酒吞手里的酒壶。鬼王眼里看着他,却又一时间不知道在看往哪里看着谁。小孩几乎要跳到桌上,胆大包天的往酒吞的胳膊上挂。酒吞佯装凶他,小孩缩了缩脖子,但也不怕;他只能刮了下小孩儿的鼻子,将酒壶递给他。小孩接了壶就盘腿坐下了,整张脸就像是要埋进去,明明辣的不行,还是梗着脖子要喝。


嘿,酒吞想,还真是和茨木一个蠢样。





这个酒吞真的太暖了!!!




接下来是茨木线中的角色。茨木线中的小酒吞是非凡的,高傲的,凌厉的,孤独的,冷漠的。茨木看着幼年的挚友,全心全意地保护他,信任且崇拜着他,就如同他对大酒吞一样——尽管那是个年仅十岁的孩童。


他们第一次相遇,小酒吞心怀戒备,暗暗策划着如何利用这只大鬼;大茨木一心一意地顺从,甘愿供小酒吞驱使。



毕竟还是个年岁不大的孩子,惊惶间一抬头,就直直的撞进妖鬼的眼瞳里。


茨木说道:“吾友……我能成为你的刀。”


 


小和尚盯着那双注视着他的金色的眼睛,突然想起了某一天尝过一次的蜂蜜的味道。


鬼的眼睛居然和那种甜味一致的统一了。小和尚按部就班的在一条出生时就被规划、被期待的道路上往前走,第一次因为异样的温暖而迷茫的停滞住了脚步。


然而也只是一瞬间。




从小被师门兄弟排斥的酒吞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茨木的,不同的温暖。那是一种绝对的信任,绝对的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对方的忠诚。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让你变得更好更强,成长为那样耀眼的酒吞。



他们一无所获的出去,听到的就是围在出事的屋舍附近、却怯步不敢上前的人们压低声音的议论。壮年人在指挥下战战兢兢收殓了尸体,由于借住在村落中的只有小和尚和茨木——茨木当然对僧侣的工作一无所知。于是例行驱魔、安抚亡灵、超度的法事就落在了小和尚肩上。他对于这个工作无比痛恨。对于他而言,这本身就是一件毫无意义的表演,仅有的可怜功效也不过是安抚活着的人。但那些怯弱可悲的活人同他何干?他一面诵着生生刻在身体里的经文,一面将灵魂隐匿在巨大的黑暗中,漠然对这些瑟瑟的芸芸众生投以残酷的冷眼旁观。





小酒吞更愿意做一个冷漠的旁观者。这种冷漠并不是极度自私产生的,而是对人世情感的厌倦烦闷产生的。正因太早看透了一切,他才如此格格不入。





“这孩子是天赐的‘神’——他本该如此优秀。他凛然于我们这些凡人,他过目能诵、所学皆精……这是如此的正常。他也不应当有父母,赐予他生命的不是尔等俗人而是神明!我们不能让他就这么成为一尊荒神,我们能教导他,给予他,抚育他……他会拥有佛性的,他会成为佛法的一部分,他会成为世间的活佛。他足以让顽劣不堪的匹夫、愚昧无知的村妇、卑鄙无耻的小人信仰他,他能让拾荒者,流氓,混混,凶匪都皈依大乘。他会带来我们所有人都求而不得的,梦寐得之的。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一切诸象皆生灭而本无。迷茫世界的狂人们都不知自己是疯狂的,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不知道自己是看不见的。生来生去,生之初始皆为黑暗;死去活来,死之终极仍是冥冥。*神子只要有了佛性,就会成为‘我们’的偈语者。他将会成为盲者的引路人……他将使众生皈心。”




不愿承担凡世世人累赘的情感的人却是“神子”,要成为他们的寄托,他们情感倾诉的泄口。他要用慈悲包容一切的心,遵循繁复的佛法规则引导世人向善,这对天性不羁骄傲的酒吞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茨木还是盘腿坐着,小和尚站在一旁——他微微抬眼看向他。他戴着斗笠,斗笠压的低,大片的阴影将他的面容给遮掩了一大半,只能瞥见少年人的下颚和脖颈。他很年轻,无论是对于妖鬼还是人类,年轻给他灌注着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看起来异常脆弱的脖颈、不太分明的喉结和棱角不显的面孔。但这些东西和他现在所具有的气质截然相反,甚至说正是因为这份年轻将他气质里的攻击性给外放的更剧烈了。他半抿着唇,半边面孔干净利落,坚毅而冷酷。茨木透过他就像是看见了一场寂静无声的海啸,或者是夏季越海而来的飓风;那些东西像是要将一切事物都给分崩离析,然而它们轻飘飘的止步在了茨木面前。




小酒吞虽然年幼,但是气场已经生生斜射出来。小小的身躯里隐藏着惊人的爆发力,却停止在茨木面前,那是酒吞孤傲的世界对他的接纳。



茨木愣了一愣。他身上那种不属于他的气质褪了个干干净净,妖怪睁大了眼睛:“你怎么是别人告诉我的?”


“这还用问。”小和尚没好气的回答道,“你可说不出这种语气。”




小酒吞对茨木的熟悉,以及有着过人的洞察力。





茨木说:“人太多,我不小心杀了几个。”


“杀了就杀了吧。”小和尚漠然道,“既然人已经引开了,我们就继续往长滨去。”






从这里可以看出小酒吞的冷漠,超越生死,活在规则之外的狂放,这样的酒吞必然不会被佛法规则所束缚——或者说,他从来就被规则所束缚。



他那双灿金色的眼睛安静的注视着小和尚。鬼的眼睛即使呈现出金色的色泽,也并未有多么光亮。平常人眼白的地方,他是黑色的。这反衬得他瞳孔的金色妖异到森然魄动。它平日里是燃烧着的,同硝烟和来自地狱的火炎一起,同躁动不安的血液和溘然长逝的灵魂一起;但现在它忽然安静下来,像黑夜中的萤火虫,墓地里飘荡着的鬼火,或者是无时无刻回头去看,都能看见的那一颗启明星。


小和尚出了一会儿神。忽然间他被安抚了,反应过来时只恨恨的扭过了头去。





茨木也有自己的脾气秉性,能力卓越。但他在酒吞面前收敛了一切,隐藏自己的个性,变得安静而卑微,眼中只有他的挚友酒吞。



他开口的嘲讽来的越来越熟练。茨木看向他,那双倨傲到俯视众生的妖瞳瞬间敛下了所有的气势,温吞成桌边点着的一寸烛光。小和尚似笑非笑着注视着茨木,眉眼里全是年轻的、刀刃一样的尖锐——他和茨木初见的酒吞童子越来越像了,锋芒毕露,嚣张到无所畏惧,从再暗的地方看过去也仍然觉得灼灼生辉。



在酒吞面前的茨木总是将自己看得卑微,包容并且衬托着酒吞的芒刺,仿佛他是照亮自己世界的光。



茨木那双鎏金色的眸子向上挑了挑。他斜睨人的时候总是显得冷漠,观人看世事时神态如同俯视蝼蚁。






小和尚瞅了眼茨木这样想到,初见时他也是气势凛然傲慢的,彼时这妖怪金色的眼眸冷的像遥远的星子,看人就像是在看灰尘,看蝼蚁;但忽然他就变成了有着白色毛绒绒毛发的大动物,小和尚见他对自己毫无警惕的亲昵,逐渐的竟然以为这就是他的本性了。但野兽毕竟是野兽,对着外人扫视过去,小和尚就没见过像这妖怪一般倨傲骄横的贵族。


但偏偏这次他又穿着宽袍的狩衣,风雅、温文,彬彬有礼,恰到好处的距离感,这些专属于平安贵族的气质到了他身上,又融合了这妖怪天生的野性和狂妄高慢,以及毫无掩饰造作的目下无尘;真是,矛盾到极致,又融洽到极致,像一头将利爪藏进靴子里,却还是龇着牙的豹子。




酒吞不在时,他是意气风发而睥睨一切的。他也狂傲,也能踏破世间。他是高高在上的茨木童子,英姿勃发,使人臣服。只是他甘愿追随酒吞童子太久,太过温顺,使酒吞几乎忘了他本来也是骄傲而耀眼的。





“这不是战斗。”茨木说道,他的神色一时间极严肃,“吾好战,遇强者总想与之一搏;也乐于同吾友酣畅一战。战痛快时负伤不值一提,吾杀人,也自早便有战死的准备。”他往场上一指,“这样供给懦弱如鼠之人玩闹的把戏,是辱没。若是吾在笼内,宁愿搏命杀出去,把他们全部吃掉,”茨木又指指那互相撕咬的两只凶犬,“也不是把笼里的另一个杀掉。这样同为傀儡的拼杀,太可笑了。”



茨木的骄傲是与强者战斗全力一搏,这也是他跟随茨木的理由之一。身为傀儡,通过杀戮同类的方式求生为他不耻。


 



小和尚忽然很厌恶自己的这个比喻,他想问然后呢?如果你认我为友,维护我,听从我,可你是妖怪啊。如果你臣服一个人,或者臣服另外一只鬼,他要你去做战斗可笑的斗犬,去用生死一搏来做利益交换,你怎么办?那些斗犬也未必不能咬穿主人的喉咙,未必不能杀出笼中,可那间用作展台的牢笼,是它们被牵进去,也是他们自己钻进去的。你怎么办?你是好战的妖怪啊。




酒吞自然考虑得更多。这里也可以对比出茨木的思想是纯粹的。纯粹的战斗,纯粹的胜利,纯粹的忠诚。茨木的内心不含杂质,看不透芸芸纷争,而酒吞对世俗更了解,对人心深入揣摩,也对酒吞的纯粹感到担忧。




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酒吞化鬼的一段。





老和尚张张嘴,喃喃的说起抄写过的佛经,不是法华或者金光明经,是地藏本愿。他说没能抄完,那就烧给他吧,好叫他在地下还能接着抄。也提起过观禅,说到一半嗓子就哑了。他快死了,长久的絮叨和寒风让他咳嗽不止。在最后,老和尚颤巍巍的伸手,他看出老和尚的意图,将手放在老人干枯的掌心。


“你呀,你呀。”他叹息道,“你答应我一事——”


老和尚紧紧的抓紧他,浑浊的视线长久的注视着他,可最后仿佛再多千言万语都随着一声叹息消散了。


老和尚说道:“也罢。”





这段很值得玩味。老和尚究竟想要说什么?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老和尚明显是知道自己死后,失去庇护的酒吞会遭遇什么的。个人觉得他可能是想劝酒吞不要化鬼,或者不要与师兄弟正面冲突。但他还是没有说。他知道酒吞的秉性,最终是没有什么能束缚住他的,更何况是个缥缈的“神子”?不如就这样放下强加给他的枷锁,让他自由。最后一段的描写衬出了老和尚死后那一瞬凝重的沉默,在哭声中越发显眼。





“妖怪。”他道,“我忽然间记起许久之前听过的一个故事了。”


“说是一位比丘,来人间托钵,路过一户办喜事的人家,男主人正娶到了好看的姑娘,亲朋好友皆在祝贺。他定睛一看,便放声大哭,哭完写了一首诗。”


 


少年漫不经心,笑嘻嘻的念道:“可叹人间苦,孙儿娶祖母。牛羊席上坐,六亲锅中煮。”


 


念完了,他放声大笑,“轮回转世,亦是无趣的很嘛。做恶事的是人,被逼疯的做鬼。人间要这么颠倒糊涂,那就干脆颠倒个彻底吧。”






这段我真是太喜欢了。世事无常,天道轮回,道德分崩离析,所谓“规则”只是自我束缚。作恶的人四处横行,行善的人不得善终,人间颠倒糊涂,又何必遵循那些“规则”?酒吞是“神子”,表面受尽尊崇,但在师父死后立即被人构陷,这样的人世又何必来拯救?不如放浪不羁,纵身于天地之间,这样的酒吞才是真正的酒吞。





酒吞童子还在往前走。


四周大火愈烧愈烈,他刀上脸上衣服上都是血,血太多了,就干脆将破损不堪的上衣给脱了。路过一叠红色的袈裟,他捡起来,展开披身上,袈裟遮了他一半身躯,露出一半少年人精壮的胸膛。站在老和尚的棺木前,他跪下郑重的磕了个头,一言不发的站起来,拎着刀继续杀。血和火形成张扬着四散开他赤红色的发。他是浴血的修罗,偏偏身后朦朦胧胧显现出一个巨大而光辉的、慈眉善目而笑的地藏像。


 


酒吞童子还在往前走。






酒吞童子化鬼的场景,场面感十足。地藏像和杀戮的场景叠加在一起,冥冥体现了命运的安排。




茨木线的小酒吞在年少时期就已经光芒四射,锐利得如同一把冰刀,对人情世故极度冷漠。屡次被师兄弟排斥,为了掩盖事实不惜用刀将自己刺成重伤,多次在危机关头冷静判断,做出正确的选择。他不愧是将会成长为鬼王的酒吞童子。大茨木则是忠心耿耿,完全信任并顺从酒吞的安排,将自己全部托付给了还是童年时期的酒吞——即使他曾经还想利用他报复师兄。




外加一些我特——别喜欢的描写!棒到不行的画面感和文字的张力,外加清晰的叙述,我只会说赞美了……





就像是按下了一个开关。壮年人举起武器就嘶吼着冲了过来。茨木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低头看眼依然未有反应的小和尚,纵身向屋顶。随后他扭头开始奔跑,身形迅捷的像一道跳动的火光。他从屋宇上纵身向深林,没有人追的上他,他在绿意中往前窜动,就像一副逐渐上色的画,红色的妖角生长,银发被风吹起,耳翼变长变尖,瞳眸拉长,眼白褪成黑色,双眸妖异的成了金瞳,环抱着小和尚的手臂也开始变化,指甲变得尖锐,黑色覆盖了上来。


铜铃的清脆声响一晃而过。








子时起就连月光也被乌云给笼罩住了。世界密不透风的暗了那么一时,小孩儿在铺天盖地的夜色里徒劳的瞪着眼睛。酒吞掌心的温度覆上来,小怪物就怎么也看不清楚了。在这令人安心如同温水的黑暗中,小怪物听见风的声音,远处像有人吟诵和歌,还有笛声,铃铛——对了,还有铃铛。


“抬眼看。”酒吞的声音传过来,像是夏季水面上一道湿热的风。


 


百鬼夜行——妖鬼,瘴气,亡灵,混沌未觉的执念,这是从世间所有阴暗面诞生的,从阴界中爬出的所有魑魅魍魉的狂欢。


一支巨大的队伍行走在街道上。


最前方的是个几乎有房屋高的执铃人,它浑身漆黑,毛发中的一双眼却是通红的。一团由数个骷髅头颅拼凑成的黑雾远远近近的在天空飞着。小孩能听见他们尖锐的笑闹声,他们从阴影中走出来,又重新走进晦涩的雾气中。这支裹着瘴气的队伍时隐时现愈走愈近。长着人头的青色虫子爬过沙土地面,节肢磨蹭着地面发出令人骨头里发麻的声响;一个穿着樱色和服的女人低着头缀在最后,青面獠牙独角的鬼头狞笑着从她身侧滚过,女人的脖颈猛然伸长,蛇一般的从队伍的末端伸展到越过半个街道的空中,咧嘴而笑。








阳光从树叶间的罅隙中穿透出来,明晃晃的针一般,裹住被高高抛起的檀木珠闪烁了一闪。小和尚下意识挡了一挡,这一回珠子掉到了地上。他没有捡,敏锐的抬头看向那个方向。


金色的晨光勾勒在翡绿的叶上,调和出一种朦朦胧胧却出奇好看的色泽。


四下空寂。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






他将犬神手臂削去一块肉,妖爪也被砍了几根爪指下来。自身也有负伤,但就像是那些伤丝毫不影响他一般,他游若惊鸿动作倒也是更敏捷了——就像是流血这件事激发了他血脉里的力量一样。他脸上溅了血,分不出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流到唇上,他嘴角一扬给舔干净了。灰布的衣服在跳跃闪躲间像是进了风,撕碎的部分鼓起一大块,在一束阳光透进来,像极血淋淋却展翅欲飞的羽翼。






像一缕烟这个形容,太厉害了




生者的死亡,就是虽然人还活着,精神却已经崩溃了。如果不是自己做出的这些行动,自己早就走上了梦想中的道路。自己亲手将自己葬送这件事情,对观禅来说真是最好的嘲讽。


最后还有一些其他人物的总结,比如观禅观真,痴罔于功名,最终害死了自己。还有阿步一家的悲剧,都是被浮世中的贪嗔痴蒙蔽的悲剧。迷陷于仇恨和荣利,不如化鬼来的自在逍遥。







世间惘惘,都是执念。念不得解,就将自己死死束缚在那一处,越迷越深。不如放下,只要身边有你在,“何处停,何处是家”,这样大概就是酒茨最好的相处方式了吧。




这篇文中还有许多很好的描写,动词的应用……在这里就不咬文嚼字,还有酒茨互动也不一一列出了,可以再看看原文。比起单纯的酒茨文来说,我还能在这篇文中看见名利纷争,人心动荡,念念不忘。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种种后果都是有前因种下。








总而言之,感谢太太写出的《地藏像》这篇文。非常精彩,剧情饱满,人物刻画很好,叙述描写方式都很显功底。这一篇长评个人解读有,其实也没有写什么实际内容或者建设性意见……啊非常感谢能阅读到这里!!也希望太太能喜欢这篇长评!辛苦了!




被我写得像阅读理解这样真的好吗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klaro:

《我我我我我》,短篇,画了每天都在上演的事情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LC斐尔+:

电脑崩溃了,本来还以为下午可以滚回家摸鱼……结果it过来十分钟修好了……我现在除了摸鱼失败……还得重画上午没保存的图………………

对着桌面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