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风

吃粮专用号,日常无tag瞎马克

KAKYUU:

时间开始转动了,你也走吧

碳基道:

@甜芋钙 的脑洞,凹凸幻想乡
嘉德罗斯👉琪露诺9
新设格瑞👉魂魄妖梦
旧设格瑞👉博丽灵梦
草图流,衣服瞎画的,雷到抱歉💃

向两位女装大佬低头

(。・ω・。)ノ♡(。・ω・。)ノ♡
(。・ω・。)ノ♡!!!!!!!!!!!!!

呼啊呦:

画了一组朋克零件

打电话\/

` kieed:

【Alice映画】C92新刊封面【銀河宮殿】

「D」:

※生前捏造

※血表現

開始意識到正攻法是無法守護住村莊和平時期的謎之青年 

画风可疑。

黒7:

@momoco_haru

id=64860518

【レオ司】A Whisper Of Love

🍭🍭🍭🍭🍭🍭🍭🍭😋

みず:

一个迟到了半个月的情人节短文。


未来设定,レオ常年在全世界各地辗转,最近正停留在欧洲的一个小镇上。


本来有这样那样很多很多想写的,最后被浓缩成了这样几乎只有对话的小短文……目标本来是砂糖文,结果只是日常文而已(。


推荐的bgm是最近沉迷着的acca的插曲,結城アイラ的It's my life。






——————————————————————


レオ独自坐在喷泉的边上发着呆。


他原本以为,在今天这种日子里,将亲手制作的巧克力送给观众也好,收到来自粉丝的礼物也好,只是作为一名偶像的义务而已。


像这样对某个特定的人抱着特殊的期待这种事,一定是与自己无缘的。


「唔……不会来吗。」


レオ皱起了眉,对着手上空白的乐谱,流畅的写下了一串音符。


这不是什么突然而至的灵感的具现化,只是レオ特有的思考方式而已,用音乐来代替语言,用音符来代替文字。


他暂时的停下了笔,轻叹着气看着手中转眼已经布满了音符的乐谱,在堆满了黑色符号的白纸上,跃然而出的是紫红相间的那个少年。


「哈哈……重症啊。」


自嘲着笑了几声,レオ将纸丢在了一边。


橘色的夕阳缓缓的在天空变换着角度,不知何时落在了レオ的身上。他眯着眼抬起了头,这时才意识到,现在已经距离活动结束过去了很久了。


回去了吧。


原本今天就没跟他做下什么约定,他会满世界的找他,也只有在knights有练习的时候而已。


这么想着的レオ朝着橘红色的天空长叹一口气,带着几分失落的站起了身。


就在他要准备离开的时候,距离他不远的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有些不太确信的转过了头,レオ不敢相信的睁大了他细长的双眼。


 


「スオ〜?」


逆着光的关系,レオ看不清司的表情,只是他那头显眼的红发在夕阳的之下,显得比平时更加耀眼了几分。


レオ朝着他笑了笑,司的嘴角似乎也微微的扬起了弧度。


这样两人面对着停顿了几秒,司缓缓张开了口。


「……leader还没回去吗?」


「唔?嗯。」


下意识的看了几眼自己周围散落着的乐谱,レオ想起了司完全不输给泉的漫长说教。


有些不安的偷偷看了眼司,却发现他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只是安静的坐在了自己旁边。


レオ歪过了头。


今天的司和平时有些不同。


而自己或许,知道这个不同的原因。


因为自己,也正因为相同的原因而坐立不安。


レオ瞄了眼身边的人。


司正微微仰着头,看着正在逐渐染上夜幕的天空,橘色与绀色在原本浅色的天空交织着,倒映在他堇色的瞳孔中。


「スオ〜在看什么?」


レオ忍不住问出了口,司没有回过头,而是朝着天空的方向伸出了手。


「那边,有宇宙人。」


「诶??哪里?!」


意料之外的回答让レオ在一瞬间被司的话转移了注意力,他朝着司指着的方向转过了头,望向了已经披上了夜幕的天空尽头。


可那终究只有一瞬而已,虽然身边的人确实准确的抓住了时机,但帽兜里那份多出的不易察觉的重量,レオ还是注意到了。


当然那片暗色的天空中宇宙人也好飞船也好什么都没有,于是他假装被骗了的样子,带着不满的表情回过了头。


「你这家伙,捉弄王很有意思吗。」


「哼哼,没有想到leader会真的上当。」


面对着レオ的抱怨,司有些得意的轻笑了几声,「那么已经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这么说着司站起了身,轻轻拍去了身后的细灰。


黄昏之后的天色总是变得很快,只是两人几句对话的时间而已,原本橘红色的天空,此时已经几乎被绀色的夜空占领。


「已经要回去了?」


レオ仰起了头,迎上了司沉淀着夜空的深堇色,堇色的眼瞳里泛着难以言喻的涟漪,在接触到レオ的瞬间,他转移了视线。


「L……leader也请早点回去,那么我先告辞了。」


司转过了身。


帽兜里的东西即使不用确认也知道是什么,可是连着东西一起藏在里面的心意,却只有通过语言才能确认。


「呐スオ〜。」


所以レオ叫住了他。


逐渐走远的背影停在了途中,他没有回头,但这对レオ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帽兜,「这个,是本命的吗?」


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他确信这已经足够传达。


天色又暗下去了几分,司的背影也变得越发模糊了起来,只有他的那头红发还一如既往的醒目。


不只是过去了多久,司才终于稍稍的回过了头。


「……是的,是本命。」


他的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清晰的传到了レオ的耳里。


 


 


レオ睁开了眼。


他胡乱了抓了抓睡乱的头发,从枕头下翻出了手机。


梦到了关于他的事,就不由的想见他了。


想听他的声音,想看到他的脸,想要抱着他,想念他的触感。


点开两人常用的聊天软件,レオ眯着眼睛胡乱按了几下屏幕,点了发送键。


『スオ〜?』


发出的信息很快被标上了已读,并迅速的弹出了一个带着问号的贴图。


『有时间打电话吗?』


『可以哦?』


收到回复后的レオ立刻切换到了通话模式,手机里响起了无机质的嘟嘟声。


「leader?」


很快无机质的机械音被自己恋人的声音所替代,レオ终于满足的翻了个身,缩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嗯。」


他轻哼了一声。


「还在睡觉吗?leader那边已经是下午了哦?」


「唔……今天早上才刚睡的……」


レオ嘟囔着,缩在被窝里闭上了眼。


「又是彻夜工作吗……」


电话那头的司似乎无奈的轻叹了口气,但并没有要说教的意思。


「那么leader不好好休息,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呜呜……」


レオ挣扎着睁开了眼,轻哼了几声。


「刚才做了以前的梦,就想听スオ〜的声音了。」


「哦呀?」


有些意外的声音从话筒的一头传来,レオ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眼睛,继续说道。


「スオ〜跟我还都是学生的时候,情人节的事。」


「那时候啊,我虽然一副很从容的样子,实际上超~开心的,能收到スオ〜的巧克力。」


「是……吗。」


「嗯。」


电话那头暂时沉默了下来。


 


レオ又转了个身,从被子里冒出了头,窗外刺眼的日光隔着窗帘照了进来,让他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呐スオ〜。」


「是。」


「今天收到了多少?」


「诶?」


「是情人节吧,今天。」


「啊……是呢。」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犹豫,司停顿了会,才又缓缓开了口。「原来leader……也是会记得这种事的人啊。」


他轻笑了几声,透过电话不能清晰的听到,レオ微微皱了下眉。


「巧克力的话,除去粉丝那边的份,私人这边从前辈还有一些今天见面的工作人员那里收到了。」


「诶~本命的也有吗。」


「本命的没有哦。」


「没有吗?」


「没有。」


レオ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拉开了窗帘,任由午后的阳光洒在了他的身上,铺满他整个凌乱的房间。


也许是听到了司的声音,就想念起跟司很接近的阳光的味道了吧,レオ这么想着,电话那头司的声音又一次传递了过来。


「……本命的话,一个就够了。」


「哈哈。」


レオ笑出了声。


他笑着重新倒回了床上,不算大的单人床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


「今年也准备了吗。」


「那是当然的吧!」


是害羞了吗,司的声音比起刚才多了几分别扭。


「今年做的是什么?」


「秘密。」


「诶……我想知道啊。」


「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


「唔……」


レオ不满的撅了撅嘴,对着纯白的天花板,想象着司此刻的表情。


是像他这样撅着嘴吗,还是鼓着脸呢,脸颊肯定泛着红晕吧,然后带着几分不满的表情扭着头不愿看他,嘴角却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阳光下浅堇色的眼睛时不时的朝着他的方向偷看着,试探着。


「啊……糟了。」


「嗯?」


「怎么办,现在超想见你的。」


レオ伸出了手,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现在立刻就将整个天花板都填满。


用只属于司的音符。


「因为做了スオ〜的梦,所以就变得想要听スオ〜的声音,听到了スオ〜的声音,就变得想要看到スオ〜的脸了。」


「……」


「想要抱着スオ〜,想闻スオ〜身上的味道,想感受スオ〜的体温,想要亲スオ〜……」


「leader……」


レオ垂下了手。


「好想见你,スオ〜。」


蜷缩在床的一角,レオ闭上了眼。


冬日午后的阳光带着舒适的温度,有着最接近司的味道,是毕业后满世界跑的レオ最喜欢的最无法缺少的一样东西。


两人都暂时沉默着,透过听筒,レオ听到了司的呼吸声。


 


「……leader。」


「嗯?」


「请开一下门。」


司的声音颤抖着,却努力的保持着平静,レオ的大脑停顿了几秒,难以置信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スオ〜?」


「请开一下门,现在我……」


レオ扔下了手中的电话。


他已经没有余裕去冷静的询问司这句话的意思,也没有耐心去等司把剩下的话说完,他从床上跳了下来,有些急躁的推开卧室的大门,途中撞到了客厅的桌角,踩到了被他胡乱的扔在地上的参考书籍,一路跌跌撞撞的,终于来到了自己公寓的门口。


双手因为难以抑制的兴奋颤抖着,他解开了门锁,握紧了门把,迫不及待的拉开了公寓的大门。


首先印入眼帘的,果然是他那头显眼的红发。


跟过去相似的长度,与过去无异的顺滑感。


接着是他恍如破碎了的宝石一般的,不停的滑落着泪珠的堇色双眼。


レオ不由的伸出了手。


「……スオ〜。」


レオ发现自己的声音也不住的颤抖着,双眼泛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酸痛。


他皱起了眉,轻缓的抚上了司的脸颊。


「我也,非常想见レオさん。」


司的眼泪不停不停的滑落着,他一边哽咽一边却又坚持的继续说着,看着レオ的眼睛,不停的说着。


「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都非常的想见レオさん。」


「所以听到レオさん说想见我,真的,非常的开心。」


「在飞机上的时候,想到如果擅自过来了只是给レオさん带来困扰,就害怕的……呜…」


终于司还是没忍住哭出了声,他不停的抽泣着,紧紧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


「已经够了,スオ〜,别说了。」


用自己的手指不停的替他擦去那些溢出的眼泪,レオ皱着眉努力的笑着,将他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レオさん……」


「我也是每天每天,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都想要见スオ〜,可是却没有这么做的勇气。」


收紧了自己的双臂,将终于相见的恋人紧紧的扣在怀里,レオ终于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谢谢你スオ〜。」


「谢谢你过来见我。」


紧紧的抱着他,蹭着他顺滑的头发,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在他的颈后留下一个又一个细吻,不停的在他耳边留下爱的细语,司也渐渐的停下了抽泣,抓紧了他的后背,回应着他的拥抱。


「レオさん。」


「嗯。」


「Happy Valentine'sDay.」


 




END.

【レオ司】打上花火

みず:

副标题应该是レオ与司的夏天与烟火大会与告白(x




标题借用了米津的新歌……这首歌真的非常非常好听如果没听过,请务必去听听看!!




以及年底的CP准备出一个レオ司的LFT再录本,收录内容预计是目前为止在LFT上的投稿+某几篇(还在挑,有想看的可以告诉我)的加笔(后续或者番外)。


本子的具体情况确定后,会在LFT和wb上宣传的><如果有意愿的话,到时候的印量调查希望能支持下!






——————————————————————


听到门铃声的时候,レオ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了正午。


他一边放下了笔朝着玄关走去,一边思考着自己上一顿饭是什么时候,如果超过一天没吃过东西的话,等下进来的人又会生气的。


虽然他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但レオ还是更喜欢他笑着的样子。


摸了摸还没有明显空腹感的肚子,レオ安心的打开了自己公寓的大门。


「打扰了。」


红色的脑袋晃了晃,レオ笑着侧过了身,拉上了门。


「哦,今天没事吗。」


「是的。」


司也朝他笑了笑,走入了客厅。


「Leader!」


没过多久,レオ甚至距离客厅还有两三步的距离的时候,里面传来了司有些生气的声音。


「这么热的天怎么又没有开空调!」


失策了,这也是总会让他生气的原因之一。レオ缩了缩脖子,在客厅的门口朝着里面探出了头。


「因为在身体极限的时候才能刺激人类的大脑!才能写出好东西嘛!」


「在写出好东西之前你就会先因为中暑倒下的!」


里面的司气鼓鼓的样子瞪了他一眼,总是顺滑服帖的头发似乎也像是炸毛了的小猫似的蓬起了几分。


「今天还没那么热嘛!」


レオ也学着他的样子鼓着脸抱怨,司叹了口气,在被各种乐谱和参考书堆成了小山的沙发里挖出了遥控。


滴的一声,正午安静的房间里除了两人的对话声之外,又新增了一个机械运行的声音。


「所以说Leader你这个人……」


「唔スオ~为什么会跟セナ越来越像了,每件事都这么苛求的话好不容易出现的灵感也会吓跑的。」


「你以为都是谁的错呢!」


又被司瞪了眼,レオ撅了下嘴,回到了最初自己坐的地方,暂停的音乐和用来具现化他们的纸笔都还好好的摆在原来的位置。


司似乎也不打算再说教,他自己在房间里找了个能坐下的地方,从背着的包里取出了没见过的小说。


レオ提起笔,重新投入到了未完成的创作中。


 


一周之前レオ告白了。


毕业后的第一个夏天,他和司成为了会时不时私下见面的关系,也不记得是谁最先的提议,只是当レオ意识到的时候,司已经会像这样自然的来到他的公寓,即使两人都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在一个空间里各自度过各自的时间而已。


一周前的那天也是这样,司在他的公寓里呆了一下午,然后在傍晚听说司最近学会了自己坐电车到这里的时候,レオ提议说一起去车站吧。


去车站的路上会路过海边,能听到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声音,也能看到很长很长的海岸线。出来独自生活的レオ在选择公寓的时候,选择了和自己老家一样,在距离海边很近的地方。


那时候レオ其实只是想叫住司,告诉他今天海边的夕阳特别美而已。可是当自己回过头,看到司正侧着头看着海边,橘色的夕阳像一层金色的薄纱盖在他的身上的时候,脱口而出的却是出乎自己意料的话。


「スオ~我喜欢你。」


レオ花了几秒去理解自己说出的话,是对谁的喜欢,又是什么样的喜欢。


啊啊原来如此。


理解了自己感情的レオ笑着,又更加明确的对着司说了一遍。


「最喜欢你。」


 


画上代表结尾的音符,レオ暂时结束了手上的创作。


结果那天没有将司送到车站,说完那些话之后,レオ就在司的面前落荒而逃了,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也没有听到他的答案。


只是两人在那之后也继续着普通的联系,保持着原有的关系。


司没有明显的变化,那么レオ也选择维持原状。


或许是平时总是见人就说喜欢你啊爱你之类的话,所以司也就没有意识到那天的话有什么特别。


也许他以为那两句话只是一如既往的レオ平时的玩笑话而已。


可能那天没有逃跑的话,就会听到他叹着气有些不满的说,请不要总是这样轻易的对人说出喜欢之类的话!


レオ苦笑着勾了勾嘴角,偷偷的看了眼一直安静的坐在对面看着小说的司。


他一边鬓角的头发被他勾到了耳后,低着头,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书。


午后的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到空调不断吐出冷风的声音,还有窗外传来的,时有时无的蝉鸣,レオ放下了手中的笔,他几次张开了口,却还是不舍得打破这份无比惬意的宁静。


一页读完,房间里响起了书页翻过的清脆响声,レオ趴在桌上,看着司纤细的手指划过书页,庆幸着今天司看的幸好是文库本。文库本不只是尺寸方便携带而已,也可以让他清楚的看到司拿着书的姿势,还有指尖在书页游走的动作。


这时,无法抵挡地心重力的碎发悄悄的,无声无息的掉了下来。


「啊…」


结果,打破了这份宁静的人还是レオ本人。


司抬起了眼,带着少许疑问看着他。


「那个……你在看什么?」


レオ搔了搔自己的脸颊,将自己看着他的原因归咎到了他手中的书上。


「哦呀?」似乎是没想到レオ会感兴趣,司取下了自己习惯用的布制书套,将封面展示在了レオ的面前。


「只是最近刚发售的小说而已,没想到Leader会感兴趣。」


「嘛……只是看スオ~好像看的很有意思的样子。」


「是这样吗?」


「嗯……很好看?」


司看着手中的书沉默了片刻,微微的摇了摇头。


「不,非常普通。」


「只是非常在意结局而已,没有将自己的感情传达到的人和没有机会说出自己感情的人,最后会是怎样的结局。」


 


 


听到窗外传来的微弱的鼓点声的时候,正好是司读完了小说,正在合上书的时候。


「那是……太鼓的声音?」


似乎司也听到了,稍显兴趣的抬头看向了窗外。


「唔?嗯……」


下巴抵着笔杆,レオ应了一声。


过了会,窗外时弱时强的鼓点声中,时不时夹入了悠扬的笛声,レオ抬起头,发现带着几分好奇的司拉开了窗户。


「是夏日祭吗?」


「嗯……是吧?」


レオ歪过头,突然脑海里浮现了前几天在便利店里看到的海报。


「啊……说起来好像是看到了烟火大会的宣传,原来是今天吗。」


「烟火大会吗……。」


司又朝着外面看了几眼,轻轻拉上了窗户。


「嗯?」


レオ停下了笔,从几小时前开始,他就一直在瞎写而已,为了打发时间,又为了分散自己对司的注意力。


合上的窗将外界的声音隔离在外,只有仔细辨认的话,还能听到些微的鼓声。站在窗口的司欲言又止的,看着レオ的方向。


「……去看烟火大会吗,Leader?」


几经挣扎后司张开了嘴,向レオ提议道。


 


来看烟火大会的人,比レオ想象中的要多,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摆着摊位的小道上已经挤满了人。


穿着浴衣的孩子都和他们的父母一起,穿着可爱浴衣的少女或是两三人聚在一起,或是幸福的站在喜欢人的身边,也有穿着便服一群人聚在一起的高中生,他们的目标大多就只有摊位的食物和赏品而已。


レオ和司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方。


毕业的现在,两人已经不是前辈与后辈,用朋友来称呼也比较微妙,也绝对不是情侣,游离在所有关系之间,飘忽不定的关系。


那天的表白,如果更好的传达,如果坚持到最后的话,他们的关系应该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的。


虽然视结果而定,可能也不存在与司一起来看烟火大会的现在了。


レオ偷偷的叹了口气,瞄了眼身边的人。


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烦恼的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安分的东张西望,完全没有了平时在外时的沉着矜持。


「那、那个Leader,首先要去哪里呢。」


「哪里都可以哦。」


「真的吗!」


像个得到了家长许可的孩子一样,司更加兴奋的张望起了周围的小摊,レオ也跟着他一起打量了下四周,司的话,首先会选择零食摊吧……


就在レオ预测着司的行动的时候,像是突然锁定了目标,司转过身,一头钻入了拥挤的人群之中。


「诶?等等?スオ~!」


行动先于思考,在红色的脑袋彻底消失在人群中之前,レオ首先抓住了他的手。


「笨蛋,现在走散了可是很麻烦的。」


「对、对不起……」


司低下了头,细长的眉也跟着他低头的动作一起失落的垂了下来。


レオ轻叹了口气。


抓着他的手还没有松开,レオ犹豫了下,还是偷偷的又握紧了点他的手腕。


这是在这种地方不走散的最好方法,所以没关系。


他也没有反感的样子。


这么对自己暗示着,レオ拉着他挤入了人群。


 


「呜……结果最后还是失败了。」


提着手里的小金鱼,司失落的叹了口气。


看着司信心满满的来到捞金鱼的摊前的时候,还以为他很擅长这个游戏,结果过去了半小时,手中的零钱不断减少,可是他手中的小碗里,却依旧连一只金鱼都没有。


「哇哈哈哈没想到スオ~会这么弱。」


最终司一只也没有捞起,手中唯一的这只金鱼,还是レオ看不下去替他捞上来的。


「我本来以为这次一定可以的!」


司噘了下嘴,似乎相当不甘心的样子。


「スオ~以前也来过?」


试探的问着,レオ偷偷瞥了他一眼。


「去年夏天的时候,Knights接到过烟火大会的工作,那次休息的时候有过来挑战过!」


「诶……是吗。那次也失败了?」


「是的……不过那次也不是空手而归,有个奇怪的人送了一条金鱼给我。」


自然的被レオ的手拉着,司一边走着一边笑着说道。


「奇怪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我身边,在我十连败后突然就非常失礼的笑了起来,接着又突然把自己捞到的金鱼送给了我,因为带着狐狸面具的关系完全看不到脸。」


司回忆着,脸上带着些许的疑惑,自然而然的歪过了头。


「想跟他道谢的时候已经消失了,真的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人。」


司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笑着举起了手中装着金鱼的袋子。


「说起来那条金鱼,一直养在房间的小鱼缸里,今晚带它回去就能一起作伴了。」


「是嘛。」


レオ低下了头,他拉着司的手漫无目的的在人群里闲逛着,偷偷露出了一抹满足的浅笑。


那天会出现在他的身边,可能只是一时兴起,也可能是因为他是在自己消失的时间里由其他人选中的成员,所以才会对他感兴趣的关系,但是送给他的金鱼,真的只是单纯的嫌把它带回去麻烦而已。


没想到那条弱小的金鱼能够在他的手里活到现在。


也许他的双手有着让一切起死回生的魔法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レオ拉着他的手又握紧了点。


 


找到了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司终于有了好好研究手中的苹果糖的机会。


他认真的打量着,几次向着它张开了嘴,可最终都没有咬下去。


似乎是对于要怎么下嘴很犹豫不决的样子。


看着司困扰的样子,レオ忍不住偷笑了了下。


果然他的选择没有错吧。


在司面对着数不清的食物诱惑,不知该从何吃起,有些可怜兮兮的向着レオ求救的时候,レオ将鲜红透亮的苹果糖递到了他面前。


因为它和司很像吧。


无论是外观,还是味道。


「随便朝着这里咬一口试试?」


随便指了个位置,司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我、我开动了!」


终于下定了决心,司紧闭了双眼朝着レオ刚才随便指着的位置用力咬了一小口。


「Marvelous!」


「很好吃吧?」


「是!」


咬下了第一口,之后就变的容易了起来,司闪着他像是寄宿着星星的眼睛,满足的一口接着一口吃了起来。


外面是甜腻的糖衣,里面是酸甜爽口的苹果,甜而不腻的口感无论吃多少都不会腻,就像司闯入到他的生活中之后的每一天。


所以才会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他了吧。


「脸上沾到了哦。」


这次还是身体本能的行为吗,还是早就精确计算后的行动呢。也许レオ本人也不知道。


当司抬起头,想要问具体是哪里沾到了的时候,レオ已经凑到了他的面前。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与躲闪的机会,两人的距离就在这个瞬间变成了零。


在堇色的不安与疑惑中,翠绿的眼瞳微微眯了起来。


レオ舔着嘴角,有些不舍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带着司身上的味道,还有浓郁的苹果糖的香甜。


司的眼睛闪动着想要说什么,レオ突然害怕了起来,他避开了堇色的视线,微微低下了头。


司张开了口,有什么话就要呼之欲出。


也许是レオ最想听到的。


也许是レオ最不愿意面对的。


就在这个时候。


 


啪的一声,天空亮起了彩色的光泽。


烟火大会开始了。


「走吧,烟火大会开始了。」


レオ转过身准备离开,但这次,似乎没法成功逃走了。


司抓住了他的手。


「Leader又要逃走吗?」


他的声音有些激动的颤抖,可是颤抖的原因如果不去看他的脸,是推测不到原因的。


レオ犹豫着回过了头。


啪——!又一发烟火在夜空下绽开,闪烁着它斑斓的色彩,映入了堇色的眼瞳之中。


更多的烟火升入了空中,在深紫色的天空中绽放,五彩的花朵照亮了他深邃的夜空,成为他双眼最美的装饰。


レオ觉得他眼中的那片深紫色的夜空,一定比此时头顶的天空美丽千倍万倍,任谁看到,都会成为那双眼睛的俘虏。


レオ向前迈了一步。


司还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不放,不知道自己颤抖的手有没有被他发现,不知道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会不会借着手臂传递过去,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已经彻底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我说スオ~。」


レオ又向前迈了一步,司应声对上了他的视线,刚才绽开的花朵,已经全部消失在了那片夜空之中。


还有一步。


「还记得我上周说的话吗。」


「记得哦。」


レオ伸出了手,轻轻捧着司的脸,抬起了他的下巴。


「我说的喜欢,是这个意思的喜欢哦?」


向前踏出最后一步,两人的距离又一次在夜空之下消失。


啪——!头顶的天空绽开了当晚最大的一朵烟火,橘色的闪光布满了整片天空,远处传来了人潮的欢呼声,但レオ完全没有抬头的欲望。


因为最美的景色,此时就在他的眼中。


苹果糖的味道一点点扩散到自己的嘴里,レオ又一次不舍的松开了嘴。


「讨厌吗?」


司摇了摇头。


「不是这个意思的话,我会困扰的。」


这次轮到我了。


司拉着他的手凑到了他的眼前,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请不要再逃走了。」


在柔软又甜蜜的亲吻里,レオ好像尝到了这样的味道。


 


我也喜欢你。


 


END.

同人文的真相

没毛病啊

無節操麻花屋:

很中肯啊…………


沉珞:



我为何不是一个画手!!!




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每天都在感叹我怎么不是一个画手…








张喵喵:















完全认同,蛤蛤蛤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型月史上最RIO的CP武内蘑菇的安利介绍

菲泽音:

1.人物介绍


1.1武内崇





武内崇(たけうち たかし)、1973年8月28日出生,TYPE-MOON代表,有限会社ノーツ代表取締役,主要负责公司运营、角色设计,画画。
爱称是武ちゃん,本名叫竹内友崇(たけうち ともたか),千叶县八千代市出身。
喜欢短发角色、金发、女仆,saber脸,自称saber画多少亚种都不够。
拥有强大的经营能力和管控力,能一而再再而三推动蘑菇工作。
月姬初期成员除了蘑菇以外都是武内拉来的老同事。
Saber要川澄绫子,红A要诹访部顺一都是他决定的。


1.2奈须蘑菇





奈須 きのこ(なす きのこ),1973年11月28日出生 ,TYPE-MOON所属的脚本家兼小説家。千叶县出身。座右铭是「人类皆强大」。
自画像是「妖怪蘑菇」。
文风受到都市传奇和新本格推理小说影响。
兴趣是游戏和麻将,喜欢VR音乐,在日记里经常提及BUCK-TICK,也提到过Luna sea和COCCO等。
容易晕车,不能喝酒,身体不好,在fate/HA制作过程中入院动手术。
虽然仿佛不工作,其实写作速度非常快,一个月可以写1MB的文字(by成田良悟)。经常满嘴跑火车以至于和过去的设定冲突。
2004年7月22日的《日经新闻》晚报把蘑菇误写成女作家,所以造成很多人的误会。再加上有人问OKSG蘑菇是男是女的时候回答,“蘑菇是女人,本名是奈須きの子”。所以到现在都会有人坚信蘑菇是女作家。
本人唯一的媒体出境是和绫辻行人的访谈,背影是男人。
但另一方面也会在愚人节把自己写成法国贵族大小姐开玩笑。
号称“青子是我的老婆”。
一直到2014年都没有用智能手机。

1.3姓名捏他(个人推断)
武内的笔名就是把原名删了一个字换成同音不同字。
但蘑菇的原名没有公开过。
月姬动画化时蘑菇对于自己名字出现在op非常不好意思,被武内吐槽早知道这样为什么要起个怪名字。
所以大概蘑菇的名字和原名没有关系?
而且……很巧合的是在日本有2种非常有名的巧克力。
たけのこの里和きのこの山。



可能这就是笔名的由来?(只是个人推测)


2.小时候的武内蘑菇
武内和蘑菇的初遇是在中学一年级换新教室的时候,两个人是同桌。蘑菇忘记带橡皮,就问武内借了橡皮,以此为契机认识了。武内当时很喜欢看小说,于是推荐从来不看小说的蘑菇看了各种都市奇谭类的小说。
后来《蓝宝石之谜》开始放送,武内对蘑菇说“你不看《蓝宝石之谜》我们就绝交”。在那之前蘑菇基本上不怎么看动画,于是他跑去看了《蓝宝石之谜》,终于变成动画宅了。
不过两人马上就被分到别的班级去,那时蘑菇开始写小说,所以每次下课以后就要从走廊一边的教室奔到另一边,讨论小说设定。
武内说看完蘑菇的处女作后竟然哭了。


3.初中毕业后
武内和蘑菇初中毕业后就去了不同的高中,大学也在不同的学校。但两人依然保持着联系。


4.月姬时代的武内蘑菇
——具体见《漢化月姬》,这里只是简述
起因是武内公司里在搞同人,于是武内就拉着蘑菇一起组成社团,在COMITIA上面卖原创的漫画和小说本(完全无人问津)。
在那时候他们也做了主页,武内想让蘑菇在网上了连载小说就会有人来读了。当时连载的就是《空之境界》。然后带到COMITIA去的空境只卖掉了十几本,是也无人问津,于是武内想到“一上来就让读者在网上看那么复杂的小说不行”。正好他在游戏公司里做CG工作,身边有懂做游戏的朋友(负责程序的清兵卫和负责音乐的KATE),就决定用游戏来表现出蘑菇的世界观。
为了尽可能吸引人,武内把游戏的主题定为“R18的恋爱故事”。
蘑菇之前在游戏公司写脚本,但因为个人风格的原因和公司相处得不好,向武内抱怨。于是武内就说“生活费我来出,你专心做《月姬》吧。”当时武内以为做游戏顶多只要半年就够了,没想到最后做了一年。最困难的时候蘑菇把自己收集的CD都拿到日拍上卖掉了,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还向亲戚借了钱。
当时除了蘑菇以外的三个人都是利用工作间隙来做游戏。武内家到公司骑自行车只要5分钟,所以每天午休时间就回家做游戏。下班后也一直做到凌晨3点。
初版刻了1000张,结果在comike上月姬第一天就卖掉800张,虎穴的委托也在上午全卖光了。
于是就这么成功了。

5.Fate时代的武内蘑菇
月姬成功后型月正式转商业化。所以武内想到蘑菇以前写在笔记本上的小说——
全世界只有三个人(蘑菇、武内和武内一个哥哥)看过的Fate。
但fate是女性主人公和男性从者的故事……不适合改成galgame。于是武内建议把saber性转。
蘑菇的名言:コイツ俺のセイバーを女にしやがったぞ!
结果冷静想想似乎也有可能,于是就按照武内的建议改了。
Berserker的master是幼女也是武内的主意,要加女仆也是武内的主意。
本来fsn有包含伊莉雅线在内的四条线,但因为预算和蘑菇身体原因伊莉雅线被塞进了HF里。


6.FGO时代的武内蘑菇
FGO的企划是aniplex的岩上敦宏。到在此之前蘑菇都是个没有智能机的人。并且强烈抗拒智能机。
没想到决定做手游的当天蘑菇发现写字台上放着一个装着《锁链战记》和《勇者前线》等等的手机,感受到了武内无言的压力。
结果蘑菇玩了手游以后感到手游也有手游的乐趣。

7.武内→蘑菇
中学の時に奈須と知り合えたのが、僕の人生最大の幸運だったということでしょうね。(中学时代认识了蘑菇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


8.蘑菇→武内
社会には「信じていた奴に裏切られた」なんて話がよく転がっているじゃないですか。でも武内が相手だと「いつか裏切られるかも」なんて考えが浮かびもしない。(世上不都常说“人会被信赖的家伙背叛”吗?但武内的话我一次都未曾想过会他会背叛。)


9.他人眼中的武内和蘑菇
1.(出自type-moon ace)
植田:「(奈須武内コンビ)仲の良い夫婦みたい。お父さんとお母さん」
2.(出自2002年TYPE-MOON Staff全员出席座谈会)
KATE:在实际见面之前就见过了奈须的脸。
武内:因为有很多奈须的奇怪照片,所以让他们看了。
(出自fate/zero第一卷后记)
虚渊玄:我去蘑菇家拜访,武内问我要不要写fate/zero。


10其他
10.1 BL

2006年type-moon的愚人节企划是校园BL游戏《葉桜ロマンティック》
存档地址http://tatari.byethost33.com/tmfools/06/?i=1
主角是右边这个黑头发无口其实内心善良的少年。
左边是正宫(?),金发碧眼(原文)的美少年,主角室友之一,从小穿女装长大。



原画:武内崇
脚本:奈须蘑菇
发售日期:20060年内

10.2 红龙
《red dragon》是由虚渊玄、奈须蘑菇、红玉伊月、岛户莉瑠和成田良悟一起玩TRPG的跑团记录整理的小说,在新海社最前线网站上免费公开。
地址http://sai-zen-sen.jp/special/reddragon/
蘑菇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又是)金发碧眼的骑士,因为受到诅咒只要是他用过的东西都无一例外会粉碎。
在他身边有个黑发女仆角色负责他的起居、吐槽、资金管理。
充满强烈的既视感的设定。








10.3武内和蘑菇不合的情况……?!

1.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屋内和蘑菇闹翻绝交(理由不明)→武内道歉和好。

2.竹箒日記断更。
竹箒日記是武内和蘑菇一起合作写的日志。但是武内只有开头写了点,后来基本上都是蘑菇写的。
蘑菇在2005年4月竹箒日記里抱怨主页没人更新,自己又完全不懂电脑不会更新主页,只能一个人努力每个月写日记凑数,差不多到此为止吧。→之后竹箒日記停更2个月,到2005年7月才由武内跑出来发了一篇日志,告知fate动画化。

3.カリー?ド?マルシェぇ事件
在月姬时代蘑菇曾经嘴巴跑火车想了一个叫カリー?ド?マルシェぇ的喜欢咖喱的死徒。武内把这人当真了,还创作了他的漫画。
但为了确认能力的时候跑去问蘑菇,蘑菇却说那是我编出来的,没有这个死徒。
二人的友谊差点崩溃。


11.总结
武内和蘑菇他们搞基吗?不搞基吗?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世人角度来看他们拥有少女漫画一样的初遇、传奇故事一样的励志史,以及至今为止都保持着超良好关系的事实。
能共患难的人很多,但能共富贵的就少多了。
武内始终把传播蘑菇的文字当做公司第一任务;蘑菇始终将武内当做第一读者。
在这个物欲纵流的社会中他们是如此rio,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