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

吃粮专用号。

赤渊:

我知道他在说谎,我当然知道他在说谎,他右手的袖口里还藏着利刃,露出那一点锐利闪光的刀锋,他的皮鞋底下都是血,他把它们踩在脚下,它们沿着他鞋底的纹路,慢慢地浸透柔软的纹绣地毯,腥红色的液体汩汩流开,就像他曾经割破我的手腕。我别开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从来什么都没看见,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他冷血又热烈,疯狂但敏感,他万种柔情却肆虐逞威,他通情达理而无可救药,我一直都知道,那我为什么不走呢?我早该离开,离开脚底被血浸湿的编织物,离开这间已经腐朽到几乎崩塌的宅邸,离开这几年足够痛苦的一切,我为什么不走?他需要我,我在心里嘶吼千遍万遍,而其实他并不需要我,我在苟延残喘什么?或许我从来都知道我爱他,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真话。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连他说谎的样子都爱。



评论

热度(768)